当前位置:首页 > 浦东假日酒店书法爱好者容易出错的100个字,必须看!-扒开税雾

乔引娣-浦东假日酒店书法爱好者容易出错的100个字,必须看!-扒开税雾

浦东假日酒店书法爱好者容易出错的100个字,必须看!-扒开税雾

乔引娣 全部文章 2014-09-25 68次查看

书法爱好者容易出错的100个字,必须看!-扒开税雾

(一)“只”读zhi1,作量词时作“隻”(区别于“双”的繁体“雙”),读zhi3时作“衹”、“只”均可,“衹”更为正式。
(二)“后”在“皇后、太后、皇天后土”等义时作“后”,其余诸如“前后、以后”等时作“後”田建明事件。特别注意“后宫”特指“皇后居住的宫殿”时写作“后宮”,而常指的后宫则写作“後宮”。
(三)“杨”的繁体是“木+昜(昜)”,而不是“木+易”,区别于锡、赐等字。汤、畅、肠、荡、觞等字类推,另外提醒“伤”作“傷”,“阳”作“陽”。天藤湘子
(四)“制”在仅仅含“制造”义时作“製”,其余作“制”沅陵教育网。例词:制定計劃,制止,制裁,限制,社會主義制度,制服,全日制;製作,監製,精製,製版。
(五)“尽”读jin3时作“儘”,读jin4时作“盡”。
(六)“干”的繁体有三个:干、乾和幹。读gan4时一律作“幹”,读gan1时,如有相对于湿之义作“乾”,其余均作“干”,另外“干妈”作“乾媽”。例词:干擾,干預,干支,干犯,干涉,干城,干戈,干將劍;主幹,幹部,幹練,幹活;乾淨,乾燥,牛肉乾,烘乾,乾脆。
(七)“范”作姓氏时作“范”,其余均作“範”。“余”作姓氏或指本人时作“余”,其余均作“餘”。
(八)“什么”的繁体可以写作 什麼、什麽、甚麼、甚麽 都可以,建议使用“什麽”。
(九)“杆”读gan1时作“杆”,读gan3时作“桿”。例词:大腸桿菌,槓桿原理,球杆,欄杆。
(十)“为”的可以作“為”或者“爲”。前一个是港澳繁体,后一个是台湾正体。
(十一)“台湾”的正式繁体应该是“臺灣”,而现在港澳台地区通用的写法是“台灣”(官方文件仍是“臺灣”)特工争风 。注意“臺”的写法。
(十二)“冲”有“向前冲”义时作“衝”,其余像冲凉,冲剂,相冲等作“沖”,另外常见地名也作“沖”,如“沖繩島”。
(十三)“鸟”作“鳥”(鳥)烽火逃兵,不光只是把丶换成横,还要在中间加一横。另外“凫”的作“鳧”(中间有四点),而“枭”作“梟”(中间没有四点)【这些加或不加四点是现行写法,更古老文字中均有四点】。而“乌”则作“烏”(烏)。
(十四)“于”作“於”,但港澳繁体中,“于”作为姓氏时仍作“于”,其余作“於”。
(十五)“纟”部的繁体除了第三笔要变为三点外,上面还要变成“幺”,即糹,也可作“糸”(去掉倒数第二笔的勾)。
(十六)“变”作“變”(變),下面是“攵”,而不是“又”或者“夂”。上面是“糹”+“言”+“糹”。注意不能把“弈”、“奕”等上部是“亦”的字也类推成“變”字头。
(十七)“采”除了喝采、神采奕奕,神采飞扬、丰采、文采等名词时作“采”,其余均作“採”(即动词),如採購、採訪、採花、採礦。
(十八)“致”除了“标致”“细致”和“精致”三词作“緻”外,均作“致”。
(十九)“隽”作“雋”,“镌”等类推,但“携”作“攜”(左边扌,上面山,中间隹,下面冏)。
(二十)“帘”除了“酒帘”(即旗子的意思)义作“帘”外均作“簾”。
(二十一)“丑”作“时辰”义和戏剧角色时作“丑”(如:丑時,生旦凈丑),其余均作“醜”。提醒几个词:小丑、文醜(袁绍手下武将)、公孫丑(历史人物)
(二十二)“东”作“東”,下面没有勾。
(二十三)“淀”有河湖义时仍作“淀”(如:白洋淀),其余作“澱”(如:沉澱)。
(二十四)“酒曲”作“酒麯”。“面”作“麵”时的组词:麵粉、炒麵、麵條等。
(二十五)“才”作为副词时作“纔”,如“剛纔他進來了。”“這纔來,太晚了吧?”“她正纔出去”。其余作“才”。(港澳台均已废“纔”字,一律作“才”)
(二十六)“蒙”的繁体有四个:蒙、濛、矇、懞。例词:蒙古、蒙氏;灰濛濛,雨濛濛;矇騙。至于“懞”,很少组词,义同“懵”。
(二十七)“朴”作为姓氏时仍作“朴”(常见于韩国人名),读po1(如朴刀)、po4和piao2时仍作“朴”,读pu3时作“樸”。注意僕樸撲璞一类字的右下角是三横,即“美”字少一横。
(二十八)“仆”意为“与主相对”(pu2)时作“僕”,而读(pu1)仍作“仆”图解麻衣神相 ,如仆街,仆旗,前仆後繼。特別注意“风尘仆仆”的“仆”读pu2,故作“風塵僕僕”。
(二十九)“闹”作“鬧”,部首不是“門”,而是“鬥”陈美贞。
(三十)“里”作为里程、邻里和外来词翻译时作“里”,与外相对时作“裡”或“裏”,“裏”(“衣”内“里”)要区别于包裹的“裹”。
(三十一)“钟”含集中,专一义时作“鍾”,其余作“鐘”。姓氏时多数作“鍾”。例词:鐘錶,時鐘,警鐘;鍾情,鍾愛,一見鍾情。
(三十二)“划”读hua2时多数仍作“划”(如划算,划船)(除“劃玻璃”),读hua4时全部作“劃”,读huai0时作“劃”。
(三十三)“占”读zhan1时仍作“占”,读zhan4时作“佔”。
(三十四)“舍”读she3(动词)时作“捨”,读she4(名词)时仍作“舍”。另外“老舍(she3)”仍作“老舍”,因为只有“舍”字(读音约=she3),为了便于区别,根据“汉字一般发展规律”分成两个字——舍和捨,读音也逐渐分化出she4。老舍先生是根据字源来读的。
(三十五)“折”读zhe2,且含“叠”或“用纸叠起来的本子”义时作“摺”,易产生语义混淆时“折”与“摺”用本字,读zhe2的其它义时仍作“折”,读she2和zhe1时均仍作“折”。
(三十六)“赞”作赞同、赞成义时仍作“贊”(如:贊同,贊助),作夸奖,称扬时作“讚”(如:讚揚)。
(三十七)“准”作为批准、允许时仍作“准”(如:批准,准許),其余作“準”。注意“不准”若表示不允许时作“不准”,表示不精确时作“不準”。“准决赛”应该作“準決賽”。
(三十八)“云”作名词时作“雲”,其余作“云”(如:詩云,人云亦云)记者再报告。
(三十九)“脏”读zang1,即作形容词时作“髒”(如:骯髒),读zang4,即作名词时作“臟”(如:心臟)。
(四十)“叶”读ye4时作“葉”,读xie2仍作“叶”(如:叶韻)。
(四十一)“蜡”作“蠟”(注意写法:蠟),猎、腊等类推贴身男秘,但借、错等不类推(区别是否这样类推的方法:声母是l的类推,非l不类推)。
(四十二)“发”的繁体有两个:發和髮。读fa1时作“發”,读fa4时作“髮”。例词如下:發出,發送,發財;髮菜,頭髮,髮廊,千鈞一髮。注意“髮”的下面不是“友”也不是“发”,而是“犮”。简化字中含“发”的字均作“發”不作“髮”,如:泼-潑,拨-撥,废-廢。
(四十三)含“业”的字繁体不同。如“业”作“業”,“虚”作“虛”(注:虚字属字形演化),“壶”作“壺”。
(四十四)“伙”除了“伙食”义作“伙”外,其余均作“夥”。
(四十五)“胡须”作“鬍鬚”,“胡同”作“衚衕”。
(四十六)“仑”作“侖”,但“昆仑山”作“崑崙山”,“拿破仑”作“拿破崙”。
(四十七)“监”作“監”,蓝、篮类推。“览”作“覽(覽)”,上边是“監”的变体。揽、缆类推。“鉴”作“鑑”(也可作“鑒”)。注意把上面这些字区别于“临”(臨)。
(四十八)“卖”作“賣”,下边的“买”作“買”,上面的“十”换成“士”。
(四十九)“丰”作丰富、丰盛等义时作“豐”,(注意是豐不是豊)其它义项仍作“丰”(如丰采、丰韻)。
(五十)“台”的繁体有台、臺、檯、颱四个。(注意“臺”的上部不同于“壹”)分别组词如下:兄台,台鑒;舞臺,登臺徐泽宪,一臺電腦,臺灣;檯面,燈檯;颱風。区别臺、檯的方法:“臺”一般是站人的,而“檯”则是放物品用的。(注:港澳台民间范围内,台、臺均作台)
(五十一)“刮风”作“颳風”,“刮”的其余义均仍作“刮”(如:刮刮卡)。
(五十二)“冬”作拟声词时作“鼕”(上鼓下冬)。当然也可以使用“咚”。
(五十三)很多两点的字均作三点水(如:涼、況、淒、沖、決、淨、湊、減、羨),而次、冷、冰、凌、馮、憑、凝、准、凋、凛、冽、凍等字除外【这些现行繁体作两点的字中,只有“次”一字在篆书中作“二”字部,其余均作“仌”(现在唯一保留这个部首该形态的字:俎)】。
(五十四)“宁”作“寧”(泞柠狞类推),而“贮”的繁体是“貯”(伫苎类推)。
(五十五)“线”可作“線”或“綫”。繁体中文中,“線”是姓氏,简化作“缐”,也可作“线”。
(五十六)分清“户”和“卢”:户-戶,卢-盧(看清楚:盧),沪-滬,泸-瀘,炉-爐,颅-顱,驴-驢,庐-廬。(规律:声母为l的作盧)
(五十七)分清上面的部分:与-與,兴-興,舆-輿,举-舉,誉-譽,学-學,觉-覺。注意“衅”作“釁”(注:釁、爨旧字形中上边“同”为“一+T”;但興的新旧字形均从“一+口”)。
(五十八)“奂”作“奐”,中间有一个“人”(港澳台多从“儿”),換、喚、煥类推。
(五十九)“荡”作“蕩”或“盪”。在词中强调弧线动作时作“蕩”,强调左右晃动时作“盪”。如蕩鞦韆,蕩來蕩去,放蕩,動盪,振盪,震盪康妮·塔波特,搖盪德迷联盟。
(六十)“签”为动词时作“簽”,为名词时作“籤”(籤)。如簽名、簽字筆、標籤、牙籤、上上籤。其他含“佥”的均作“僉”(如檢、驗、劍)。
(六十一)“纤”读xian1时作“纖”(如:纖維),读qian4时作“縴”(如:縴夫,拉縴),右边是“牵”的繁体“牽”,上边是“玄”字中间穿一个“冖”。
(六十二)“梁”含“杆子”义时作“樑”(如:橫樑,樑上君子,棟樑,上樑不正下樑歪),其余仍作“梁”,例如朝代名和作姓氏时。
(六十三)“斗”读dou3(名词)时仍作“斗”,读dou4(动词)时作“鬥”。
(六十四)“向”在大部分情况下仍作“向”,但注意在下列词中作“嚮”:嚮往,嚮導,嚮慕。
(六十五)“朱砂”作“硃砂”。
(六十六)“术”读shu4时作“術”,读zhu2时作“术(旧字形:朮)”(如:白朮)。
(六十七)“义”作“義”,仪、蚁、议等类推,但“義”要注意与羲和的“羲”区分。
(六十八)“将”作“將”,注意右上角不是“夕”,中间应该是两点(即“然”的左上部)。注意:酱-醬,浆-漿,上面均从“將”(见:醬、漿)。奖-獎,下边从“犬”不从“大”(见:獎)。
(六十九)“漓江”作“灕江”,但其余义“漓”作本字,如“大汗淋漓”。
(七十)“复”的繁体有两个:複和復。大分类标准:有“重复”义时作“復”,没有该义时作“複”,但“重复”作“重複”“重復”均可。“复旦大学”作“復旦大學”。还有一个很好的区别方法:粤语读fuk6(服)时作“復”,粤语读fuk1(福)时作“複”(基本符合)。一些组词:復興,光復,復出,複習,複雜。
(七十一)“欲”作动词时仍作“欲”,如:己所不欲,魚我所欲也妄想税,隨心所欲。作名词时作“慾”,如:慾望,貪慾,食慾,清心寡慾。
(七十二)“获”常作“獲”(獲),但代表“收成”时例外:“收获”作“收穫”。另外“护”作“護”。
(七十三)“萝卜”作“蘿蔔”,注意“蔔”的写法。“卜”其它义均作本字,如占卜、卜姓、卜算子(词牌名)。
(七十四)“秋千”作“鞦韆”。
(七十五)“彩排”作“綵排”。
(七十六)“幸”一般作本字,但注意“得幸”作“得倖”,“宠幸”作“寵倖”。
(七十七)“边”作“邊”,注意写法:邊,上边是“自”,中间是穴字头,下边是“方”,注意不要写作“力”而使之成为“穷”!
(七十八)“两”作“兩”,中间是两个“入”。“满”作“滿”(滿),右下角的“兩”的第一笔写成短横,类似“廿”字头,瞒、螨类推。量词时作“両”,如一両、半斤八両。
(七十九)“历”的繁体有两个:“歷”和“曆”。下列词作“曆”:日曆,曆法,病曆等,其余作“歷”。注意它们中部均是两个“禾”,而不是两个“木”(此为日本汉字)。
(八十)“游”含“水”义时作本字,其余作“遊”。组词:游泳,上游;漫遊,旅遊,遊歷。南宋诗人“陆游”作“陸遊”王力乐。
(八十一)“征”含“征服”义时作“征”,其余作“徵”(和微、徽一样,中间有一横→而没有一横的是日本汉字写法:徴),组词如:長征,征程;特徵,徵詢,徵求,徵得。人名“魏征”作“魏徵”,“惩”作“懲”。
(八十二)“吊”含“凭吊”义时作“弔”,如:弔唁,憑弔,白頭弔古風霜裡炭烤乳羊。其余仍作本字。
(八十三)“克”大部分情况下作本字风间雅,但注意下列词作“剋”:剋星,剋扣,剋制,水剋火。
(八十四)“系”的繁体有三个:系,係和繫。组词体会其用法:系統,中文系;干係,關係;繫念,聯繫,維繫,繫(ji4)鞋帶。
(八十五)“迹”的繁体有两个:跡和蹟。有“古迹”义时作“蹟”,其余作“跡”,“事迹”作“事蹟”。
(八十六)注意“击”的繁体“擊”和“系”的繁体“繫”的左上角不是“車”(→此为日本写法),而是“車+‘凵”(见:擊、繫)。
(八十七)“竖”作“豎”,除双竖变成“臣”外,下面的“立”换成“豆”。
(八十八)“当”作“當”,但注意“响当当”作“響噹噹”。
(八十九)“党”作“黨”(黨),注意写法:尚+黑(注意不要漏掉中间的“口”)。注意“党项”作“党項”(“党”仍作“党”),而不作“黨項”。
(九十)“类”作“類”,左下角是“犬”,而不是“大”。
(九十一)“郁”有下列意思,①②作“鬱”(注意写法:鬱),③④仍作“郁”:①草木茂盛(如:蔥鬱)②忧愁,愁闷(如:憂鬱,鬱鬱寡歡)③有文采(叠)(如:文采郁郁)④形容香气(如:濃郁,馥郁)。可利用粤语区分:读wat1(屈)时仍作“鬱”,读juk1(旭)时作“郁”追忆逍遥。
(九十二)“辟”读bi4时作本字;读pi4,作“法,法律”时仍作本字恐怖休息站,读pi4的其它义项时作“闢”。例词:復辟(bi4)(指被打垮的君主恢复君位),大辟(pi4);精闢,闢謠,闢邪,開天闢地。
(九十三)“几”读ji3时作“幾”,注意写法:幾。读ji1时有三个意思,①作本字“几”,②③作“幾”:①小或矮的桌子(如:茶几,條几)②几乎,差一点(如:幾乎)③苗头(如:知幾其神乎)。
(九十四)“饥”的繁体有两个:飢和饑。单指“饿”时作“飢”(如:飢餓),浦东假日酒店指农村没收成或收成不好及其引申义时作“饑”(如:饑荒,饑饉)。
(九十五)“着”无论读音是什么,一律作“著”(港澳地区不适用)。
(九十六)“借”作假托,凭借,依靠等义时作“藉”,如:藉口,藉端,藉著。仍作“借”时的意思有:暂时使用他人的财物等,暂时把财物借给他人使用。如:借錢,借用,借光,借給他。注意有很多人分不清“借口”和“藉口”,看完本项应该知道,简化字作“借口”,繁体字作“藉口”,其读音都是jie4。
(九十七)“咸”在跟“淡”相对时作“鹹”,如:鹹魚,鹹菜,這道菜太鹹,鹹味。在表示“全,都”时仍作“咸”,如:老少咸宜。作地名或年号等专有名词时也作“咸”,如:咸陽、咸豐。
(九十八)“松”作树名和人名时仍作“松”,如:松樹,松柏,松木,松下電器。其它义项时作“鬆”,如:鬆緊,放鬆,鬆綁,鬆懈,肉鬆。用粤语比较容易区分:读cung4(从)时作“松”,读song1(嵩)时作“鬆”。
(九十九)“树”作“樹”。不能因为简体含有“对”就按“对”作“對”的方式把其作“木+對”,中间应是“鼓”的左部。
(一百)“谷”作山谷及姓氏时仍作“谷”,作五谷,谷物时作“穀”,注意写法:穀。左下角的“禾”上边有一短横。类似地,毂作轂,左下角“車”上也有一短横(注:简体省去短横,左边为士+军)。
(来源:雨花区书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