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南会考乾隆为之赋诗,御书楹联的秘境禅院——七鼎龙潭寺-华夏村庄

乔引娣-海南会考乾隆为之赋诗,御书楹联的秘境禅院——七鼎龙潭寺-华夏村庄

海南会考乾隆为之赋诗,御书楹联的秘境禅院——七鼎龙潭寺-华夏村庄

乔引娣 全部文章 2017-07-07 68次查看

乾隆为之赋诗,御书楹联的秘境禅院——七鼎龙潭寺-华夏村庄
七鼎龙潭寺始建于清乾隆初叶(1736年),由山西五台山演智大师开山创建,至今已经282年。


乾隆十九年(1754年)第二次巡视盛京,到柳条边巡视时,游览了龙潭寺,为龙潭寺御书楹联,给后人留下千古佳话,为巍峨壮观的古刹增添了无限光辉。

七鼎龙潭寺由桂月、凌霄、拂云、叠翠、观澜、莲花、一拳七峰环绕,七鼎便由此而来。
拂云峰,七鼎的最高峰,当年乾隆皇帝登上此峰,见到眼前美景,写下赞美之诗:
风月寇河柳代烟,竣崛高处出龙泉。
银河谁识源头远,疑是山中别有天。
龙潭寺周围自然环境十分神奇,粟奕七座山峰环环相抱,唯有东边有一缺口,犹如葫芦的肚子一般。


葫芦的“腰”是寺院的山门,叫“魁星楼”。寺院坐落的原址,就叫“龙潭山城”,从唐宋时期就是军事要塞,“一夫当道,万夫莫开”。当时修建了地下暗道,至今人们还没有探索一二。如今这些暗道成为一些当地“神秘居民”的家园。

每对青山绿水会心处,一丘一壑,总天恩浩荡;
常从霁月光风悦目时,一草一木,非帝德高深。
在笔者看来,这副楹联虽然是乾隆赞誉龙潭寺的一丘一壑、一草一木,但皇帝的气魄和品德又是何人能及?
当年寺院的主体建筑是坐北朝南,在北山麓的高台上。正殿前有两池潭水宋都美域,东西并列,四季无雨不竭千年湖。殿门俯视两潭,与观音阁相望。

伽蓝殿(龙王庙)天井左右松柏各一株江湖大风暴,已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陈百祥鬼片。两株松柏靠得如此之近,而且长势很好,堪称奇观。因为通常这种情况不容易成活,至少一株因缺少阳光和养料而无法存活。
这对松柏被后人称为“夫妻树”,也是祈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共度百年的美好心愿吧!

一池荷花、一潭菱角。荷花和菱角调换池塘不能存活。今年东边的池塘因为清淤泥,所以没有菱角生长。

据民间传说,有两条龙潜藏其中,自扶其水,故名“龙潭”。

池潭西部边缘是“龙井”,龙井有三个不解之谜。一是潭水较浑,而井水很清,井壁很薄,不足以过滤出清水;二是井里的水面比池潭的水面高1.2米,违背了“连通器水面高度相等的原理”;三是当地信众饮用井水后发现可以治慢性病。

相传演智大师开山时,见此处青气上腾,夜有露光闪烁灯影幢幢,不掘清泉自涌。吩咐众僧挖井。演智身着法衣连诵三天大悲咒,井而掘成,井水香甜津芳。

池潭的南面是观音阁,与伽蓝殿(龙王庙)南北呼应,同处于子午线上。


台阶下面满地面的青苔,说明此处空气之纯净。

乾隆游览龙潭寺,时值盛夏,入寺在此树下休息,则有“三伏炎热死,到此清凉顿疑仙”,乾隆大悦,封为“神树”贵州恋歌。

夏季,龙潭周边繁花锦簇许氏四杰,一只可爱的蜂鸟在花丛里飞来飞去。开头我以为这么小的鸟会像蜜蜂蝴蝶似的,老老实实地呆在花丛里等你来拍照。事实上,蜂鸟特别精灵,哪怕小声说话或者脚步声,都会惊得它飞走吹缆机。


二潭印月的西面就是七鼎龙潭金刚城了。有赵朴初老先生的题字。



赵朴初老先生为金刚城题字
这种四合院样式的建筑碳海绵,我很喜欢。

金刚城的后山是现今的主殿——大雄宝殿。坐西向东,眺望魁星楼。

由于金刚城后边是陡峭的山坡,不太适合建台阶。所以需从左侧绕到大雄宝殿的台阶下。龙潭寺现任住持释亲宗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如何让大殿之间更为和谐。笔者冒昧地推荐了宁夏中卫市高庙的建筑案例:


高庙,标准的三层大殿局促在一个狭小空间,但它以高度来换空间,浅浅的进深容不下几级台阶,却通过陡峭的台阶,来拉升台阶的长度,使得人们心里的大殿进深加长不少。这种心里空间的布置可叹为奇思妙想圣石小子。
前面提到“神秘居民”,现在解开谜底。那就是2013年3月望族风流,中央电视台播放一栏节目《龙潭寻幽》,说当时挖开暗道入口,走了五、六十米,发现前面有几十条蛇挡住了前进方向。下去探险的两人就不敢再前进了。
其实在龙潭寺的历史中,没有蛇伤人的记录。据寺院僧人说,每年开春,蛇苏醒了重生法医,都从洞里出来,全在龙潭边上,这时没有草,而等草长出来来时,这些蛇就上山了。所以不会碰到在草丛里出现一条蛇的情况。这里的蛇很温顺,有时即使受到打扰,也不会攻击人类。

蛇在佛教里面是护法,此处有许多巨蛇,所以就建了一座蛇仙洞。

神像两侧专门为蛇留了出入的洞口和鸡蛋小邋遢简谱,供蛇食用。据当地人说在此祈求很灵验,所求每每灵验。所以每逢庙会,能聚集三万人在此祈福。

龙潭寺庙会是铁岭非物质文化遗产。庙会当天,龙潭寺门庭若市,寺院香火缭绕,香客游人,行者摩肩。海南会考

寺庙外,摆摊、卖食、小吃、日用杂品令人眼花缭乱。文艺演出、耍把戏、吆喝声、锣鼓声回荡山谷,热闹非凡。






这是供游客论道研学、交流的地方。像极了皇家贡院鸿学大儒的讲经之所。


为了方便远游的学者和信徒居士,寺院细心准备了干净简洁的住处。


这地方确实是个修身养性的地方,也是放松心情,调节紧张神经的的去处。大人们看看书,孩子们写写作业。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去体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