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蓝孩童事(原创小说) 心-城南逸客

乔引娣-深蓝孩童事(原创小说) 心-城南逸客

深蓝孩童事(原创小说) 心-城南逸客

乔引娣 全部文章 2017-04-15 78次查看

事(原创小说) 心-城南逸客


喜好声乐的女儿九月份将赴英留学。这几个月,青莲一直在办签证事宜,前几天使馆通知张超理,签证人务必提供医院出生证明,否则拒签。女儿是九零后,当年出生时医院根本就不给开出生证明,青莲有点着急。
由于要查原始档案,青莲匆匆赶到家乡卫生院。在发黄的的档案里看到:青莲,女,26岁,本乡,7月25日,产一男。她仔细看了几遍,头嗡了一声陈真传,差点失去知觉。她用手机拍了一张,恍恍惚惚也不知怎么离开医院。
(一)
孩子抱错了,平常电视上报道的寻子离奇事件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敌百虫片,青莲的脑子一片空白。
青莲是本乡崖头村人,八十年代考上省城一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县供销社吃商品粮。工作两年后,与高中同学杨学兵结婚。杨学兵弟兄仨,他行三。两个哥哥都已成家,大哥生了三个丫头,家里被乡计生办打扫得干干净净,俩口常年漂泊在外不敢回家。二哥生两个闺女,二嫂三天两头被乡计生办叫去孕检,看着媳妇难受的样子,二哥瞒着家人,偷偷地做了结扎手术。眼看着老杨家就要绝后谈情斗爱,青莲的婆婆急了,对杨学兵说,老杨家的传宗接代就看你了,如果再生女孩,坚决离婚再娶。面对老妈鼻一把泪一把的哭诉,杨学兵答应了。
生产那天,学兵和母亲候在青莲床边嘘寒问暖,青莲也很感动。孩子生完后,母子俩不见了踪影。医院空荡荡的房间除了襁褓中的孩子,青莲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在医院哭了几天,最后跟着自己的母亲回到娘家。一年之后,双方离婚,女儿归青莲。
孤儿寡母过了几年,青莲遇见他现在的丈夫闵敏。他不在意青莲的拖油瓶,双方结婚。婚后第二年,青莲又生了个儿子。一家四口日子也慢慢开始红火起来。
这两天你怎么心神不宁,咋回事?细心地丈夫发现了青莲的不对头。青莲打开手机相册让闵敏看。
啊!闵敏的诧异程度并不比青莲差。
这可咋办?女儿抱错了,养了几十年,不是自己的亲骨肉。闵敏叹道。两口子瘫坐在沙发上相对无言。
不行,我得把我儿子找回来。青莲打破孤坐的静寂斩钉截铁地说。看着满脸通红的青莲,闵敏一语不发,抬起身默默走向房间。十几年了,俩人第一次分居。
青莲做好早饭,喊了好几次,闵敏才满眼通红走出卧室。你昨晚没睡好呀?青莲关切的问。这事搁谁头上,谁能睡的好?!闵敏满口的无奈。那你说说,咱下一步咋办?青莲急切地问。
咋办,凉拌!闵敏有点生气。你说,把那个娃找回来,是不是得把这个女儿还回去!十几年来我把这个女儿视若己出,咱们的孩子十几岁了都不知他和姐姐不是一个爸。为啥呢?闵敏的声调高了许多。女儿现在已成人,并且也很优秀,突然间爸、妈都变了,她能接受这个现实吗?那家情况咱们一无所知,好一点好说,假如不如我们家,女儿未来的学业咋办?那个儿子如果回来了,一切的爱都得重来,他能不能适应咱们还很难说。还有一个是现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按目前咱们这一块结婚的最低标准也得花个五、六十万,可这是我们办事,至少得一百万才能撑住门面……还有一个最要命的问题,结婚的时候双方父母席位咋坐?是杨学兵坐还是我闵敏坐,我俩都没有养育人家,到时尴尬不尴尬!儿子找到了,你们是不是又要续前缘了……闵敏连珠炮的发问,青莲根本接不上话茬。
杨学兵,我们几十年没联系了,我对他除了恨,还是恨,续什么缘呢!我现在心里除了你和咱孩子谁都装不下。闵敏一连串的问题,青莲唯一能立即答得只有最后一句。你好好思量思量吧,闵敏摔门而出。
闵敏是市直机关的处级干部艾尔发,当年和青莲结婚,告诉父母那个女儿是他们的私生子。父母是在无奈中接受既成事实,亲戚朋友都知道他们这段爱的轶事。他们俩也一直守着这个秘密玩具兵大战。突然间尘封档案的出现,生活的平静完全被打乱。
青莲离婚后,住在娘家,父母不说啥,可兄弟媳妇成天飞短流长让她无法接受。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女子总住妈家成啥体统,于理难合!女儿三岁时,青莲辞职,离开让她伤痕累累的县城,独自到市里闯荡。带着女儿,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一切从头开始。前台接待,宾馆客服,公司文员,文案创意等等,工作接二连三的换。被黑心老板坑,受皮包公司骗,遭无良客户调戏,刨一爪子吃一嘴,各种艰辛青莲尝遍。为了女儿,她和着苦就着泪吞咽着人生的的苦楚。
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个姐们知道青莲学问高,自己的一个朋友的孩子明年参加中招考试,暑假想找个老师辅导文化课,就推荐青莲。家教活轻且薪酬不低,青莲的博学及亲和力很快赢得家长和孩子的认同,孩子又介绍几个自己的同学一起补课,那一年的暑假深蓝孩童,青莲赚了两千多块钱。一下子有钱了,青莲也发现了适合自己创造财富的路径。青莲课堂在市里蓬勃开来。闵敏送局长的儿子听课时认识了青莲,被深深折服,经过四年的狂追猛赶终于抱得美人归。
分居三天了,闵敏和青莲的对话没超过十句。闵敏成天阴着脸进进出出,青莲的心里乱成一团麻。再这样下去,曲终人散也不是不可能。青莲望着这个和自己相伴近二十年的爱人鬓上的白发和已经不再挺拔的魁梧身躯,青莲的泪来了……
我听你的,这事到此为止,咋们家四口好好过吧。泪眼婆娑的青莲抱住闵敏喃喃地说。
(二)
孩子肯定抱错了,青莲和女儿通完视频胡宝珠,心中的疑窦又如云雾层峦叠嶂起来魏小鹏。青莲翻出女儿小时的照片仔细地看着端详。自己个不高,前夫中等个,可女儿十六岁时就窜到1米7,穿上高跟鞋,比自己高出大半个身子。自己五音不全,可女儿有音乐天赋,在小区里有“小百灵”的雅号。这眼睛也不像,一大一小,自己和前夫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还有她的特外向性格,遗传谁的呀……青莲睡不着了。
莲,跟你说个事,女儿应该没抱错!刚回到家来不及放下手中包闵敏兴冲冲对青莲说。生女儿时,当时那个乡医院正在发生内讧……青莲的兴致一下子来了,怎么回事?你快说,快说……
建国和全民是高中同学,一起到省卫生学校进的修,又一起分配到乡卫生院,建国在医院办公室,全民是外科的主治大夫。建国那个人情商高,会来事。全民的业务能力强,是院内的一把刀。平常俩人是狗皮袜子没反正,亲如一人。几年后俩人同时晋升为副院长。这和咱这事有啥关系呀?青莲听得满头雾水。你别急嘛,听我慢慢说。
那一年,就是咱闺女出生的前一年,老院长到点,卫生局考虑院长人选。院长的位子只有一个,建国和全民俩人都优秀,搞群众测评,俩人不分伯仲,让老院长为了难。这时一份匿名信寄到卫生局和老院长的办公桌,里面反映的全是建国的问题,描述的有鼻子有眼,不是最亲近的人不可能了解这么透彻扩心病。卫生局的领导很重视,专门派局内的纪检组进驻乡卫生院。经过一个多月的走访调查,所谓的大事子乌须有,鸡毛蒜皮的小事倒是有几样是真的。老院长很生气,奏报局内后,立即调整了班子成员。建国的副院长位子没动,内科的易主任升为副院长,全民被撤,调到卫生院的后勤部门管档案。
老院长退后,建国顺理成章当上一把手。全民在乡医院的声望一下子落到冰点。哎呀,你快捡主要的说,过门太长了吧!青莲嗔道。建国的院长干了一年无限英灵,被免。咋回事?青莲急切的问。建国的一个亲戚超生难产睿智化学,所有医院都不接收,人命关天,建国指示他们医院妇产科立即抢救,同时封锁消息。孩子顺利生下来了,可没多久,县纪委也接到群众举报下来查。谁走漏消息至今还是个谜。
你也知道,计划生育是国策,对领导干部实行的是一票否决制。自己不能超生不说,帮别人超生也绝对不允许。建国后来调到老干部局再也没有消息。易副院长扶正,一直管后勤的全民重新回到领导岗位,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全民虽然当上了副院长,但在院里事实上被孤立。过了两年自动离职,现在镇上开了个诊所。
你说有可能全民失意,工作敷衍马虎得过且过,档案写错也在情理之中,青莲迅速分析道。医院的事你听谁说的?这次下乡碰见一位老大夫,闲聊的过程了解到他以前在那个乡卫生院呆过,我因为咱女儿的事,那天走的时候专门请他吃了顿饭了解到的。
看你成天闷闷不乐,我也着急!闵敏爱怜地说。我这几天市里检查去不了,你找全民问一下不就都清楚了。六十多岁的人了,不会再顾忌啥了,应该能找到真相。
(三)
大夫,你好!没费啥周折青莲在镇上诊所找到了全民。青莲开始和他套近乎。说起以前医院的事并对全民医术大加赞赏。多少年了,从没人对他如此肯定,全民也很感动。
看到火候差不多了,青莲说,这是我娃的当年的生产纪录,你看是不是你写的。是,是我写的。全民肯定地说。可是大夫,你写错了,我当时生的是女娃。全民一愣。会不会是你写错了,我听说当时你被贬,很不得意,笔误也是可以理解的!胡说,全民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是建国让你来的吧,你回去告诉他,第一,匿名信不是我写的,第二,他亲戚的超生孩子事发跟我没一点关系。我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他的事!老医生激动起来。医者父母心。这是我在卫校学习时我们老师教诲的,几十年了,那是我行医的圭臬,我的医德操守日月可鉴杀人锦标赛!背后给人下绊子,工作中糊弄病人的龌龊伎俩小人行径打死我也不会做……你刚才拿的档案是我写的,这个绝对没错,男的女的绝对不会搞错。假如我的工作失误给你造成麻烦,我愿承担一切法律后果。全民气不打一处来。
看着全民咆哮的样子,青莲焉了。档案里面会不会还有一份青莲的档案呢?一个奇怪的念头突然在青莲的脑子里闪过。
费了一番口舌之后,档案室的大妈懒洋洋的拿出钥匙打开柜子。抱出一大摞那一年的全部档案,你自己查吧,说完竟自拿起一张当天的报纸看了起来。
果然有两份档案,名字、日期,及全民的签名,除产栏标注男女不一样外,其余一模一样。青莲震惊之余,赶紧用手机拍了下来。
派出所的户籍警王鹏曾在青莲的学堂上过学,听老师的来意后,迅速打开户籍系统。两个青莲,一个提示户籍迁出,一个住在本乡布里村。家庭关系那一栏青莲看到,那个青莲三个孩子,霍晓红都是男孩。最后那个孩子和自己女儿同岁。
青莲在王鹏的陪同下驱车布里村,青莲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亲儿子,心也提到嗓子眼猛烈的跳着。
青莲婶,我来看你来了。王鹏冲着一个六十岁的农村妇女喊道。来,来赤羽业,赶紧家里坐。青莲没想到和自己年龄一样大的青莲看上去显得那么老。家里都好吧,听说你家老大给你又生了一个孙子,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见到派出所上户口,今天我专程过来看看,咋回事?王鹏随嘴说道。谢谢王警官,谢谢王警官。青莲大婶不住地道谢。你三个儿子呀,真幸福!青莲道。大儿子的二胎前段时间刚刚出生,老二家是一个男孩,那老三呢?青莲禁不住问了声。老三在省城上大学,今年毕业。青莲婶,你们家人丁兴旺啊,儿子一溜光头,孙子也排队往你家进……你不知道,当时我们家三呀,我和他爹当时都希望是个女娃呢,谁知,哈哈哈哈……青莲婶大笑不已。妈,谁来了,青莲婶的老大顺门走了进来,见王鹏和青莲赶紧打个招呼。老二去她丈母娘家还没回来呀,刚才有个人找他哩?正说着老二推门进院,谁找我。青莲看着这哥俩,不由得说了句,你哥俩长得真像!阿姨,你不知道,如果我们家老三回来,走在大街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三胞胎呢……
尾 声
盘亘在青莲心里的多日的疑霾瞬间烟消云散。回到家里,她拿出女儿的照片,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是自己的孩子,这眼神,这神态,这举手投足的气度,只有我的闺女才有这种资质。青莲笑着对身旁的闵敏说。

长按二维码关注城南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