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渔舟唱晚古筝谱事前饿狼般扑向我,事后笑我“小馒头”……-扎发型

乔引娣-渔舟唱晚古筝谱事前饿狼般扑向我,事后笑我“小馒头”……-扎发型

渔舟唱晚古筝谱事前饿狼般扑向我,事后笑我“小馒头”……-扎发型

乔引娣 全部文章 2018-03-12 81次查看

事前饿狼般扑向我,事后笑我“小馒头”……-扎发型

/1/
轰隆!
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胆怯的佣人们,纷纷躲进自己的房间,诺大的客厅,只剩下寥寥无几的佣人,鄙视的望着门外的女子,窃窃私语。
暴雨汇成瀑布,无情的袭来,一遍遍摧残着女子柔弱的身体,单薄的衣着,形同虚设,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雨水顺着乌黑的秀发流过锁骨和心口,最后隐入衣服之中。
巴掌大小的脸蛋,苍白如纸,柳眉之下,眼帘低垂,长长的睫毛微微弯卷,琼鼻挺巧落花洞女,精致的下巴,娇俏可人,肤若凝脂,貌若天仙。
“求求你,救救我爷爷!求求你……”
女子卑微的跪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倔强的扬起头,望着二楼的窗户,苦苦哀求。
“林小姐,您还是请回吧!少爷是不会再见你的!”徐助理撑着伞,同情而又无奈的劝解道。
“求求您,在帮我最后一次,求求你了!”女子仿若看到救世主般,拉着徐助理的衣裤,急切的恳求。
“林小姐,抱歉,恕难从命!”少爷的命令不是谁都敢违背的,而且这次林小姐,显然已经触碰了少爷的逆鳞,纵使他有三寸不烂之舌,也无法改变。
“徐助理,求求你,最后一次,好不好!”女子慌忙的对着徐助理磕头。
“林小姐,您这不是为难我嘛!”徐助理爱莫能助的扯开女子,撑着伞,无奈的返回别墅。
“风逸晨,我答应你的要求,求求你,救救我爷爷!”
女子不认命的冲着二楼的窗户,撕心裂肺般痛苦哀求。
二楼落地窗边站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伟岸迷人的身姿,一身手工裁剪的高贵西装,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显得狂野不拘。
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王者之气,性感薄唇微微抿着,显得很冷漠。他漫不经心的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冷漠的看着雨中的女子。
“少爷,林小姐已经跪一天了,这样下去十一级台阶,恐怕身体会吃不消的!”徐助理纠结的说道。
“心疼了?”
男人剑眉紧蹙,冰冷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讥诮,如刀般的凌厉的目光射向身后。
“少爷,属下该死!请少爷责罚!”徐助理慌忙的低下头来,目光注视着地面,等待风逸晨的处罚。
“对一个工具怜悯戴珂拉,这不是你该做的事!”
风逸晨转身,优雅的品尝着红酒,冷冽的目光注视着风中摇摇欲坠的女子。
忽然,那具瘦弱的身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无力的垂落下来。
“女人,这就是你违背我的下场织里房产中介!”风逸晨如王者般,俯视昏倒的女子,深邃的眼眸,冰冷至极。俊逸的脸上,挂着讽刺的笑意。
“少爷,林小姐昏倒了,而且风二少爷也回国了!”管家面无表情站在房间门口,苍老的脸上,没有半分关心。
“徐助理,去医院!”风逸晨淡漠的转身,仿若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是,少爷!”徐助理立即起身,没有半秒的停留,转身消失在房间门口天生神匠。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林若梦费力的睁开眼睛,刺鼻的消毒水味,白色的天花板,无疑不在提醒她,这是什么地方。
是医院?风逸晨终于肯见她了!劫后的欣喜并没有停留太久,却被男人无情的声音所摧毁。
“女人,既然醒了,就不要再装睡!我可没耐性陪你玩!”
仿若从地狱传来的声音,带着毁灭的气息,不禁让人为之颤抖。
风逸晨,你怎么可以这么冷酷无情?
林若梦强忍下内心的愤怒,佯装着无所畏惧的样子,倔强的瞥了一眼声音的主人。
“风逸晨,你不该救我!”清澈的眼眸泛起一阵水雾,绝美的脸蛋上,苍白如纸。
“女人,想死血火明末?我倒可以成全你,恐怕你那该死的爷爷,就要给你陪葬了!”
风逸晨虽漫不经心的话语,但是只有林若梦知道,这声音有多冷,多无情。
“风逸晨,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答应了,那么我会成全你!否则,你休想得到股份!”林若梦双全紧握,暗自坐下决定。但是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她。
“女人,和我谈条件?你认为我会给你选择的机会吗?”风逸晨长腿一迈,秒速般来到病床前,大手紧扣林若梦纤细的脖子,深邃的眼眸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风逸晨,没~没有我,你,休想坐稳总裁之位!”林若梦费力的说道,越来越吃力的呼吸,在不断的提醒她,这是在用生命做赌注。
赌,风逸晨会成全她。
“女人,最好别耍花样,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风逸晨忽然间松开手。接过徐助理递来的纸巾,嫌弃的反复拭擦手指。
“咳咳……”
得到自由的林若梦,慌忙的呼吸新鲜的空气。虽心有不甘,但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样羞辱自己。
“在这里签字,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想就不用我告诉你了吧!”风逸晨冷漠的把一份文件扔向林若梦。
“我的条件呢!”林若梦不怕死的问道。
“林小姐,林老爷的手术很成功,只需后续调养一段时间,便无大碍!”徐助理职业的说道。
听到徐助理的话,林若梦这才松了一口气。
“风逸晨,希望你遵守约定!”林若梦淡然的说道,柔弱的手指,费力的打开那份文件。
一瞬间,惊愕的看向风逸晨。
/2/
婚前协议?
这男人是不是脑抽筋了?貌似她不是他的菜吧!怎么来这么一出,该不会是某些部位………
林若梦像看怪物般,打量风逸晨,那柔弱的眼神中,有叹息,甚至带着同情的色彩,最后在某部位停了下来。
“咳咳!”徐助理好心的提醒。
发生什么事了?徐助理怎么阴阳怪气的?
林若梦顺着徐助理的视线,不经意一撇,瞬间冷汗直冒。
“女人,你在怀疑我的能力?”风逸晨脸黑如锅底,从来没有人敢质疑他某部位的能力,更何况还是被一个干瘪的女人置疑。
“咳咳,你想多了?”
风逸晨的特意强调,反而证实了林若梦的猜测。如今看来,逼婚也是为了挡住悠悠之口。
“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女人,都能爬上我的床,而你……”风逸晨停顿几秒钟,犀利的眼神毫不避讳的扫过林若梦的身体何建行。
“你,你想干什么?”林若梦慌忙的拉起被子,把全身都包裹起来,只留下一颗小脑袋,呆萌的看着风逸晨。
“而你,似乎自信过度了!”风逸晨不禁冷笑一声,即使他再饥渴,还不至于对一个干瘪的女人下手,何况还是一颗微弱的棋子。
“风逸晨,你以为你是毛爷爷呀,人见人爱!”怎么说,她也是前凸后翘嘛,这男人什么眼神呀!
林若梦嘴欠抽的反驳一句,自信十足的扬起脸蛋,不服气的嘟起嘴来,煞是可爱。
“噗嗤!”风逸晨没有忍住的笑了起来。
“………”
一头乌鸦从林若梦头顶嘎嘎飞过,说好的高智商呢?听到贬低自己的话,他竟不怒反笑?
“咳咳,徐助理,工作效率有待提高!”
也只是一瞬间,风逸晨便调整好所有的情绪,淡漠的扔给徐助理一句话。
“林小姐,别为难我呀!”徐助理捡起地上的文件,无奈的递向林若梦。
“先放下,我考虑一下!”
如果她没有记错,风逸晨的条件并不是这个,怎么忽然间就变了呢!
“林小姐,林老爷的后续药物治疗,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单凭你的那些微薄工资,纵然华佗在世,恐怕也无济于事!”
徐助理仿若早就料到一般,冷淡的把手中的文件,再次递给林若梦。
林若梦不得不承认,徐助理的话,竟让她无力反驳。
颤抖着双手,费力的写下自己的名字,那一刻,林若梦的世界,只剩下黑白色。
“林小姐,嫁给少爷,您就是风少夫人熬鹰航空业,要什么有什么,渔舟唱晚古筝谱更别说医药费了!”徐助理好心的安慰道。
是啊,嫁给风逸晨,她可以衣食无忧,再也不用担心爷爷的医疗费用,这难道不是她想要的吗?
“很委屈?”
恍惚间,风逸晨冷若寒蝉的声音,再次在耳旁响起。
“不,不委屈!”林若梦慌忙的回答。
“女人,记住,你只是我风逸晨的女人,仅此而已!”仿若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厌恶至极。
“明白!”林若梦如释重负,这样的结果正是她想要的,建立在交易的基础上,婚姻也只是笑笑而已。
“女人,最好不要爱上我!”再简单不过的话,可是从风逸晨的嘴中说出,总是带着威胁的味道。
“不会!”
风逸晨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她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爱上他。
“嗡……”
一阵手机的震动声音,打破房内诡异的气氛。
“呼!”
直到风逸晨走向阳台,林若梦这才如释重负,这个男人太恐怖了,于是林若梦暗自坐下一个决定。
珍爱生命,远离风逸晨。
“女人,该你上场了!”
“上场?”林若梦懵逼了。
“走吧,风太太!”风逸晨戏谑的说道。性感的嘴唇上扬,露出迷人的弧度。
“咳咳!”林若梦一口老血差点被风逸晨逼了出来,这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会如万年冰窟,冷的人发抖,一会化身暖男,迷死人不尝命。
忽然间,风逸晨的俊脸在林若梦眼前,被放大N倍。
“你,你要干什么?”这男人该不会又生气了吧,林若梦胆怯的后退,忽然间,背后传来一阵凉意,她竟无路可退。
“风太太,今天晚上的戏敢演砸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我,我全听你的!”林若梦点头如捣蒜。
/3 /
“女人,太聪明了,只会更痛苦,你懂得!”风逸晨温热的大手,滑过林若梦如瀑的秀发。
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作,却让林若梦不禁直冒冷汗。
“明,明白!”
“很怕我?”风逸晨俯身,戏弄般亲吻林若梦迷人的锁骨,仿若在欣赏自己的礼物。
“没,姜柔没有!”
炙热的呼吸,扑打在她的颈部,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绯红,一阵阵酥麻感袭来……
“嗯!”
羞人的呻吟声,情不自禁的从林若梦口中溢出骆雅婷。
“这么敏感?接下来你岂不是要乐翻天了?”风逸晨大手熟练的四处游走,仿若是在测量什么,在那处双峰处流连忘返。
“不要,好,好痒邢国辉!”娇柔而无力的声音,不但没有阻碍风逸晨的玩弄,反而让他更加放肆。
“女人,你该好好享受,拒绝我,你没有那个资本!”话落,风逸晨如饿狼捕食般扑过来。
“唔…不…不要!”
林若梦拼命的挣扎,奈何男女力量悬殊,只能任由风逸晨为所欲为……
刺啦!
衣服破碎的声音,在林若梦的耳旁响起,显得尤为刺耳。
“风逸晨,求求你,不要这样!”
如雪般白皙而细腻的肌肤,仿若上等丝绸般轻柔的缠绕着风逸晨,隐忍的欲望,挣脱束缚……
“女人,我要你!”
炽热的唇紧紧锁住她有些凉意的唇,辗转厮摩,霸道而又疯狂,有力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挑逗着她的舌尖,强烈的男人侵略气息在口中弥散开来………
病房内,一片旖旎。
碰!一声巨响,病房门被人踹开。
“风逸晨,你!”
“哇塞,够禽兽呀,连病人都不放过,逸晨,你就这么饥渴?”
一道极为不和谐的声音,从门口方向传来。男子踮起脚尖,好奇的目光越过风逸晨,试探性的看向床上的女人。
“你来的真是时候!”风逸晨隐忍的瞪了一眼吴子俊,郁闷的抽身离开。在起身时,忽然想起什么。
“给你1秒钟,滚出去!”说话的同时,大手扯起被角,扔向林若梦。
“我靠!”吴子俊大吼一声,脚底抹油般,逃出病房。
“谢,谢谢!”
林若梦颤抖着声音,委屈的抱着风逸晨施舍的被子,缩在角落里。凌乱的头发遮挡了半个脸蛋。
“女人,今天暂且绕了你!把这件衣服穿上!”风逸晨脱下自己的手工西装,扔向林若梦。
“哦!”李幽麻木的伸出双手,忽然间,胸前一阵凉意,这才意识到什么,慌忙的去拉扯被子。
“小馒头!”
“才不是!”林若梦脑抽筋的反击道,当抬头看到风逸晨嘴角扬起的笑意时,立即后悔了,羞愤的缩进被窝。
“哈哈!”风逸晨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这个看似很愚笨的女人,竟然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风逸晨,你,你转过身!”林若梦红着脸弱弱的说道。
“女人,你敢命令我?”风逸晨置疑的看向林若梦,深邃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怒意。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
林若梦急于解释,从被窝里面一跃而起,薄被滑落地下,粉红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
一瞬间,房间里静的只剩下呼吸声。
“啊!”
一声尖叫,林若梦慌忙的双手护胸,忽然间又想到什么,双手急忙的护住身下某处。
“哈哈!”
看到林若梦的窘状,风逸晨不顾形象的笑了起来。
“这战况大器宗,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吴子俊不怕死的蹑手蹑脚的把门打开一条缝。
“哎呦!”
/4/
“活该!”
徐助理仿若早就料到般,果断闪身,冷眼斜视四仰八叉的吴子俊,无视他的痛苦哀嚎。
“没人性!”
吴子俊捂着几乎红肿的俊脸,愤怒的站起身来,埋怨的瞪了一眼紧闭的房门。
“咔嚓!”
病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恢复扑克脸的风逸晨,白净的手指,优雅的整理衣服。
“有意见?”几乎从牙缝发出的声音,冷冽的眼神如刀般飞向郁闷的吴子俊。
“咳咳,逸晨,没坏你好事吧?不过,你这也忒快了吧!”刚才那一幕俨然是干柴烈火,那声惨叫,不像是速战速决的样子呀?
难道风逸晨………
吴子俊站在男人的角度,同情的目光看向风逸晨的某处,少许片刻,怜悯的拍拍风逸晨的肩膀。
“想开点!”
“想验证吗?”风逸晨幽幽的说到,单手托腮,仿若在衡量什么,而目光却斜视吴子俊双腿之间的某处。
“我去,逸晨,你还是绕了我吧!”
如果被一个女人窥视,吴子俊分秒之内绝对会扑倒对方,如今被一个男人色眯眯的打量,他会担心以后的性福。
而风逸晨这种随时都可以精虫上脑的男人,就这恨劲,绝对是攻呀!一不小心被爆菊花,他找谁哭去!
“如果再有下次,这里就是你的下场!”风逸晨修长的手指点着吴子俊的红肿的俊脸,而目光却看向吴子俊身下的某处。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吴子俊只感觉自己的兄弟冷的缩进鸟窝。
“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吴子俊发誓般说到,坏了风逸晨的好事,后果不堪设想,为了自己的兄弟,打死他都不敢了。
“风逸晨,要怎么做?”
林若梦慌忙的跑了出来,宽大的西装,勉强能遮挡关键部位,而雪白的颈部却裸露在空气中,深深浅浅的吻痕暴露无遗,小巧玲珑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的红晕,樱桃小嘴微微红肿。
“嗨!美女!”
被眼前秀色可餐的女人所吸引,吴子俊一时间忘记了什么,惯有的泡妞方式,脱口而出。
“滚!”风逸晨黑着脸,怒吼道!
“滚,我这就滚!”
林若梦双手按住胸部,准备撒丫子跑开。
“女人,你要去哪里?”一声如从地狱来的撒旦般恐怖而冷冽的声音,在林若梦身后响起,手臂也被大手紧抓不放。
“小妞,他是让我滚!”吴子俊笑着说到,假装离开,在越过林若梦时,特意停顿了几秒钟,别有深意的瞥了一眼林若梦。
“啊!”
忽然一股力量袭来,林若梦只感觉天旋地转,一头撞进风逸晨的怀中。
风逸晨仿若护宝般,把林若梦护在怀中,犀利的眼神警告的看向吴子俊。
“还不走,嗯?”
“别生气哈!我这就滚!”吴子俊讪讪的说道。
“徐助理,开车!”风逸晨附身抱起林若梦,迈步走向电梯。
“我,我可以自己走!”
风逸晨的气场太过强大,如今被他抱着,林若梦担心一不小心惹他不高兴了,自己会被狠狠抛下。
“你暂时很安全,如果……”风逸晨停顿一秒钟,俯首扫了林若梦一眼。
“绝对听话!”林若梦慌忙举起手,做发誓状,唯恐风逸晨不相信。
“这才乖!”风逸晨满意的点点头。
“我可以回去换件衣服吗?”林若梦弱弱的说到,仿若做错事的孩子般,委屈而胆怯。
“我的衣服不合身?”风逸晨玩味的问道,深邃的眼眸看向那处双峰,某处春光尽收眼底。
“合身!只是,有点……”林若梦欲言又止,想到自己一丝不挂的出现在风逸晨的眼前时,小脸立即通红。
“我会亲自给你挑选衣服!”风逸晨邪肆的笑起来,温热的大手,挑逗般在林若梦的翘臀处狠狠的捏一下。
“啊!”
措不及防的偷袭,林若梦惊讶的尖叫一声,埋怨的看向风逸晨,可是这个肇事者却像什么也没有干一样,依旧淡漠如初。
混蛋!林若梦郁闷的在心中把风逸晨祖宗八代问候遍!
“好热呀!”
被风逸晨的西装包裹着,本来就很热了,可是还被迫坐在风逸晨的大腿上,林若梦烦躁的扭来扭去。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搁在她的屁股下面,而且越来越硬,很是不舒服,林若梦伸手想拨开那处坚硬。
忽然,手被紧紧抓住。
“很热?”风逸晨沙哑着嗓音,隐忍的问道。